2019年度铜牌理货状元——许根喜(港口的需要就是我的价值)
发布日期: 2020-01-10    来源:LYGTALLY    

(港口的需要就是我的价值)

 

 【事迹展示】

曾经,他和他的父亲都干过码头的装卸工;如今,他和他的儿子都从事外轮理货工作。一家三代人,连续60年围着港口转,吃的是港口的饭。父子相承,业务传递。在他眼里“港口是大家的舞台,企业是职工的家园。”

 

他就是场站理货部西区的理货员许根喜。他在港区以外的自贸区,海关监管的场站负责装拆箱理货作业。东方箱场是他相对固定的工作场所。每周都他都要去两趟,工作不复杂,就是查验箱号,但箱量很多,一排排的集装箱都要过目。每天步行过万步,每月箱量过万箱。

 

57岁的许根喜从事港口理货工作35年。他一个人除了承担东方箱场理货业务外,还负责外仓、新为和吉安3个场站的理货工作,没有固定的时间、场所,哪里有装箱理货任务,他就骑着电瓶车及时赶到,为场站装箱的数字、质量把好关。一年四季春夏秋冬,不管白天黑夜,他做到了风雨无阻。

 

平凡的岗位、单调的工作,没有惊天动地的故事;但有的是对企业、对港口的一片赤诚之心。他像一滴水融入大海化作浪涛,推浮着港口这条巨轮远航。

【事迹展示】

大家好!

我事迹展示的主题是《港口的需要就是我的价值》。

 

场站理货是我们外理公司拓展市场延伸出的业务。我是在港区以外,西部的自贸区范围从事理货工作的。我所在的场站理货部侯工楼距离我负责理货任务的东方箱场,路程较远。面对十多公里的路程,我只能骑着电瓶车来回奔波。

 

进入箱场,排满了刚刚喷好油漆的新箱,空气里弥漫着浓郁的甲醛味。我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检查、核对每一个集装箱的。工作环境虽然艰苦,但我绝不会“偷工减料”少查、漏查一个箱子。尽管我们公司每月只收取查验箱5千元的包干费,但我清楚开辟市场不容易的。

 

我们场站西部共有9位员工, 这其中60后就占了6位。“三高”等心脑血管毛病不少,员工身体状况是全公司最差的。每当有员工身体出现不适去看医生,我常常去顶班。

 

今年春节期间,我负责的新为站没有装箱理货任务。我想正好在家过一个安稳年。哪知道负责其它场站理货的一位员工生病了。部门安排我去顶几天班,我答应了。妻子却埋怨地说:“平时工作到处干,拿的奖金也不多,过年了还要瞎折腾”。 “现在整个港口经营的状况都有压力,作为港口的职工,有活干我们才心安!”边说边换上工作服,我立即赶到装箱现场理货。

 

今年9月,港口迎来了船舶集中进港的高峰期。北翼的赣榆港区木材船理货人员不够用。我主动向部门领导申请打增援。其实呀,我的身体也有问题,患有严重的糖尿病。

 

“港口经营压力大,我们职工有活干才心安”。我的行动,来自于我心底的最真切的感受。这就是:港口揽来了货、挣来了船。我们职工要及时把货物卸下来、装上去,保证船舶按计划开航,才能赢得船东、货主对港口的信誉。我们职工有活干了、单位才能有收入、我们职工才能保住饭碗呀!

 

赣榆港区的木材船高强度理货,对我的身体是严重的考验。连续几天几夜的吃、住、干在赣榆,我一直坚持着、坚持住……直到木材卸完船,我才回家。

 

艰辛的付出、汗水的流淌、无私的奉献,诠释了--什么是“老外理?”什么是“老码头?”什么是“老港口?”的精神!我对理货工作的感悟是:港口的需要就是我的价值

 

【点赞拉分】

(同事 苏海荣):场站的理货作业是人跟着集装箱走。当同事有家中有急事,部门的人员又安排不过来的时候。许根喜师傅便放弃自己的休息日为同事顶班。许师傅是个以大局利益、集体利益为重的人。

 

(场站西部部门长 陈永成):许根喜一肩挑起外仓、新为、吉安、东方箱厂四个货场的理货任务,工作干得井井有条。哪里缺人,他服从分配就到那里去理货。他以集体利益为重,不计较个人的得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