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年度银牌理货状元——宋银河(在平凡的工作中锤练自我)
发布日期: 2020-01-10    来源:LYGTALLY    

(在平凡的工作中锤练自我)

 

 

【视频展示】 

年过半百,两鬓斑白。可他仍有着一颗年轻的心,喜欢同年轻人打成一片,干起活来生龙活虎,十几米深的船舱爬上爬下,如履平地。

 

昨天他完成了北翼港区——新海湾码头的木材船理货,今天他又来到了南翼港区——新圩港码头承担钢材的理货,明天他可能又会出现在去新龙港码头理货的路上。

 

他就是装卸船理货部的一位老组长——宋银河。港口人称他“外理老宋”。

 

30年前,他通过港务局公开招聘,从轮驳公司进入了外理公司,由一名乘风破浪船舶驾驶员,转变为一名坚守码头的理货员。这一角色的转变一干就是30 年。

 

伴随公司业务的拓展,理货量的增长,理货人员显得紧张。他经常一个人负责一条船的理货工作,既是指挥员又是战斗员,一会点数、开票,一会与船方大副沟通协调积载、签证工作。他一个人独当一面,顺利完成工作。

 

尽心尽力、尽善尽美为船、货、港方沟通协调。他还是一个“活的通讯录”。你要找哪家船代、货代公司。不论上班下班,他都能及时告诉你。同事戏称他是“客户宋代表!”

 

【事迹展示】

大家好!

我事迹展示的主题是:《在平凡的工作中锤练自我》。

 

60后,老码头,被人称作“外理老宋”的就是本人自己的我。时间过得真快呀,从青春年少,一晃到外理公司已经30年了。30年的从业磨练,我对理货这项工作的理解为:“简单而又平凡、枯燥而又乏味,暑往寒来、昼夜不分。”但是要干好理货这一行,必须付出常人不能付出的,必须担当别人不能担当的。30年理货工作的经历让我体会到:理货已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理货了,在信息技术大变革的今天,逼着我们创新思路、创新科技、新模式!

 

伴随着港口的建设发展,我们的理货工作也由原先的主体港区向着南北两翼延伸拓展。在赣榆港区新海湾码头,木材船理货成为我们外理的经济增长点。

 

记得刚接手去赣榆港区木材船理货时,面对陌生的作业环境、衣食住行的不便,让人心生抵触。面对2条木材船相继进港,连续作业10多天吃、住、干在赣榆的荒郊野外十分辛苦。

 

针对木材理货,在常规的理货作业之外,为了提升我们的理货服务,让货主、码头公司在第一时间掌握船舶卸货进度,我与船东、货主、码头公司建立了“现场群”、“调度二小时群”、“货主群”、“车队群”等临时性的4个微信群。每二个小时、每工班结束后,我及时地把工班作业的车次、件数,累计多少?剩余多少?以及断木支数多少?通过微信及时地发送到客户的手中。这样的贴心细致的理货服务,让船、货、港方对我们外理工作十分满意、大加赞赏!

 

记得一位货主曾经对我讲到:“连云港外理这样的团队让我们真真切切地感受到,有外理参与的装卸是多么的重要。每条船的装卸情况都能随时随地的了解一清二楚,十分感谢!”

 

我们真诚地付出,尽心尽力、尽善尽美地服务船港货方,自然得到了大家的认可。但其中的酸甜苦辣,外人又何曾知道?

 

今年夏天,我的妻子被车辆碰撞躺在了病床上,我却不能陪伴在身边。儿子在北京读博,休假回家只有一周时间,直到儿子返回学校了,我也没能见上一面。忙得有时候连打个电话都忘记了,我想想真是对不起老婆孩子呀……

 

上个月,南翼港区的新圩港码头靠泊了一条“中波大西洋”轮,卸贵金属“镍钢板”。因为货值高,收货人对货物的残损要求相当苛刻。为了及时验残、分清残损,面对10多米高的货舱、90度垂直的梯子,我爬上爬下记不清多少次。老外大副问我多大岁数,我笑着告诉他不到60,看着老外诡异的眼神,我也笑了!

 

3天认真严谨的理货作业,船舶正常交接,货主非常满意,船方在“理货工作征求意见书”上写上了“Very Good!”

 

这就是我们日常“平凡而又枯燥”的理货工作,但我为自己是其中的一员感到骄傲!

 

我对理货工作的感悟是:平凡中能出现亮点,亮点多来自于平凡!

 

【点赞拉分】

(同事 孙倩):干理货这一行,发现问题是个错误,没发现问题就是事故。”宋师傅的这句话,启发着我练就火眼金睛的理货技能,警示着我们理货人员为船货港方把持好公正天平的天职!

 

(装卸船理货部部门长 江钟):从南翼码头的新龙港、徐圩港、到北翼港区的新海湾,无论是码头公司的调度、保管、装卸工,还是船货代人员。在大家最需要的时候,他的身影、他的声音总是出现。大家亲切称他外理老宋!。他是最美外理人!